西津

他的眼里洒满星辰

#王柔
#王喻
#私设
#ooc预警
      
是夜,如漆般的空中嵌入几点光亮。远处灯火阑珊,隐约还可听见声响。坐于窗台倚靠于抱枕上望向窗外,只见昏黄的灯光下勾勒出的树的轮廓。

唐柔正伏于桌前阖眸小怠,听远处鸣笛声传来,于是探头去看。

"是他吗?"她想。

却又无从得知答案,想罢冷笑自嘲一番后,继续伏于桌上看着对面茶杯里的茶热气渐渐消散。

"可能,不会来了。"

希望总是于不经意间燃起,却又被时间掐灭。正于愣神间,隔墙传来咚、咚的上楼声。唐柔起身走至门口,手搭上门把,一阵冰凉的触感袭来。从猫眼看去,却无人影,约莫是楼上的住户吧...

她默默转过身来背倚着门,双手合拢企图寻找丝温暖,才发觉指尖已发凉,抬头看向钟表,才发现已经半夜了啊。

"罢了,可能在忙。"

她是如此安慰自己。

次日,唐柔被闹铃声吵醒,阳光稀稀拉拉地从窗帘间的缝隙里透出,散落一地。

照常地洗漱完后,回到卧室。看见那杯已凉透的茶,稍愣会儿,摇了摇头罢。端起走到厨房,倒尽洗净,放置于柜里。

与另一杯子,恰好凑齐情侣杯。

早饭过后,打开电脑,登入荣耀。唐柔不禁回想,自己与队友他们相识是因此,乃至他初识也是因此。

门铃响起,唐柔起身开门。映入眼帘的是他的胸膛,抬头对上的,是他的双眸。他似要开口,却欲言又止。

"请进。"唐柔微微侧身让出空隙好让人进来。

"嗯,好。"

唐柔前去厨房斟茶与他,顺手为自己倒了杯。示意他坐下,又将茶递与他。

"唐、唐小姐?"

"嗯,怎么了?"

"他许久未称呼我为唐小姐,最近一次,还是圣诞节时。自己对他说那星星好看,却不及你眼里星辰十万分之一。而他却刮着我我鼻梁道:

'因为我的眼里,只有唐小姐一人。'"

她想。

"我们,分手吧?"声音却又将唐柔赤裸裸扯回现实,迎面而来的,是一种破碎感。

唐柔低下头,才感觉鼻尖发酸的,她使劲用指甲掐着自己好让自己不要哭出来,最后用微颤的声音,缓缓道出句:

"...好。"

"那么,唐小姐,再见。"唐柔觉到对方的手蹭过她的发稍,终又停下,将纸巾放于自己的手上。

"好的,再见,王先生。"

待人走后,坐下,看着人的茶杯丝毫未动,情侣杯摆在那里分外刺眼。终是没舍得丢弃,却也洗尽,收于柜里,再未拿出。

"世界太大了,而我们太小了。"

可真的是这样吗?

缘分?可缘分这种东西又是否真实存在呢...这又不得而知。

不远处自己曾朝夕相处的那人,正挽着一人的胳膊。他的嘴角在上扬,形成好看的弧度。他似乎察觉到了角落里的自己。

隔着人群,目光对视,他扬起手来打了个招呼,牵扯着嘴角让自己笑起来,突然觉得一切也都释然了。他依旧笑着,只是身旁换了个人罢。

记得刘同曾在书中写过句话:"人一生会遇到约3000万的人, 两个人相爱的概率是0.000049。 所以你不爱我,我不怪你。"

总喜欢独自一人在和你曾来过的街角踱步,可总是没能再遇见你。

过了会儿,手机振动了下。打开看,对方是王先生。

"一起吃顿饭吧,对方你认识的,喻文州,蓝雨前任队长。"

"好的。"

意外的,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尴尬。倒是因曾在同一圈子相同的话题也算多。一晃时间也是悄然过去,没有过多的寒暄,气氛也算融洽。

末了,在王先生去取车时,对面的人开口问了句话:

"在唐小姐眼中,王队是为怎样的人呢?"

"自然是很温柔的人啊..."唐柔努力让自己嘴角扬起。继而补充了句"像喻队一样温柔呢。"对方有些稍愣,又抿起嘴来,摇头笑了笑。

残阳破碎落于地上,人的影子也拉得更长。地面浸染上了黄昏的颜色,淡淡的,透着苦涩。

唐柔目送着他们的离去,自己踱步回到车站。暖暖的风抚过脸庞,发丝被吹乱,向着马路尽头看去却看不到最那头是哪儿。只知道前方不远处转弯,是个小街角。

"在街角那里我独自兜兜转转了好久,再也没有遇见他。"

"他的眼里洒满星辰,却再留不下我的影子。"